《老酒馆》讲年代故事不走苦情路

高满堂透露,有关领导指出,美国有《越狱》,韩国有《大长今》,日本有《阿信》,中国有《闯关东》,希望《闯关东2》可以超过第一部。但高满堂表示:第二部超过第一部很困难。我们内心有超过第一部的劲头,但是我们还是收敛一点,力争做出一流水平。他表示,现在正在加紧创作,再有一个半月,一稿就全部出来了。

我祖上是山东莱州府人,我爷爷闯关东到了吉林珲春为了配合拍好《闯关东》续集,和平区请来了众多老沈阳,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是北市场通。

距离上一部《老农民》播出已有5年,作为金牌编剧高满堂的“老”字系列的第三部,同时也是高满堂与演员陈宝国的第六次合作,电视剧《老酒馆》备受关注。昨天,该剧正式宣布定档8月26日,将登陆北京卫视与广东卫视晚间黄金档与观众见面。

高满堂表示,他也知道全国观众可能会不答应这个决定,但经过认真分析后,他觉得这个选择是对的。另外,考虑到观众的心情,第二部中还是会旁敲侧击地叙述老朱家的命运,但他们不会出现在镜头前。

高满堂未料拍续集,朱传武痛惜被写死

www.56.net,再一次书写“闯关东”的题材,又是将故事背景设置在自己的家乡大连,编剧高满堂透露,这个老酒馆的故事其实是写给父亲的。据他介绍,其父正是当年闯关东来到大连,也开过一家老酒馆,个人性格与剧中的男主角陈怀海有不少相似之处。高满堂直言,他在陈怀海身上寄托了对父亲的崇拜,同时又塑造了一个完美的父亲形象。陈怀海对待子女慈爱和善,对待妻子情深义重,对待酒客则以诚相待。小小的一家老酒馆,见证着南来北往的各色人等,也折射出最为宝贵的仁义精神。

《闯关东》续集“老朱家”没戏 未知 2008-05-15 10:15:53来源:

朱开山全家逃难,《闯关东》移师沈阳

“但新的创作方式并不意味着就要给戏洒狗血,要强加各种没有逻辑的巧合与偶然。”在高满堂看来,这些年国产剧的悬浮和浮躁已经蔚然成风,“都成了磁悬浮了”,很大程度上是年轻编剧们过于相信自己的智慧,而丢掉了与现实生活紧密联系的创作方法。擅长于进行类型剧拍摄的刘江则表示,第一次看到剧本大纲就很感兴趣,这次的故事在民国剧的创作上找到了某种新意,“故事将悬疑、喜剧、浪漫情感等多重元素融入家国同构的大主题,并不是一种简单的强情节剧,而是拥有极其丰厚的内蕴,在伞形的结构中铺陈布局,到结尾处十分震撼人心”。他希望借用自己此前拍都市剧的经验,通过剪辑、声音等创作手法,将民国剧拍得好看起来。剧中在原始森林的造型甚至参考了奥斯卡得奖影片《荒野猎人》,“民国题材固有的受众群不会变,但我希望通过这些努力,让更多的年轻人也愿意看。”

5月13日,《闯关东》的编剧高满堂在大连市电视剧工作会上透露,《闯关东2》将在今年8月开拍,但剧中的主角已经不再是老朱一家。

要拍好这样一部续集,我们觉得难,实在是太难了!我们在写第一部时,没想到会写第二部,也就没留下很多缝。高满堂说,比如像朱传武这么重要一个人物,却被我们写死了。

《老酒馆》延续了高满堂“老”字系列的民国题材,讲述闯关东来到东北的小人物陈怀海,历经磨难和兄弟们在大连的好汉街开了一家“山东老酒馆”。故事年代跨度从1928年一直延续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,在波澜壮阔的年代背景下,陈怀海在老酒馆里迎来送往,个人命运与国家的变迁深深捆绑,最终在乱世中奋力反抗敌对势力,作出了追随中国共产党的历史选择。

8月份开拍《闯关东2》拍摄城市选定大连和沈阳

其实,在高满堂、孙建业的初稿中,朱传武是会坚持到剧终的,但是剧组普遍感觉结尾比较平,于是两位编剧就到上海把传武给写死了。

陈宝国在剧中饰演陈怀海。

此外,高满堂还透露,《闯关东2》有13集的戏要在大连拍,剩下的戏里,沈阳的戏份占50%,《闯关东2》内容非常好看,是在主题上更深化、人物精神更升华的一部好戏。据《新闻午报》

孙建业坦承,在新剧里将继续保持以历史脉络为主线的风格。《闯关东》第一部的时间脉络是从1904年日俄战争一直写到1931年九一八事变,第二部将从九一八事变一直写到1949年新中国建立,时间跨度长达18年。如果以沈阳北市场作为背景,其间将经历日伪、解放战争、新中国建立等多个历史时期,故事更显复杂。

与上一次的二人合作略有不同,这一次《老酒馆》的主创团队还有一位大家熟悉的知名导演刘江。此前曾以《媳妇的美好时代》《咱们结婚吧》等剧为观众熟知的刘江,这次也是第一次涉猎民国题材,同时也是第一次与高满堂、陈宝国合作。虽然是首次合作,但三人都颇感意犹未尽,并相约一定还要“继续一起拍下一部作品”。

高满堂透露,《闯关东2》的剧情现在已经出来7集了,与第一部相比有了一些变化。比如,主角已经不再是第一部里的老朱家,而是另外一个家族,再继续往下写老朱家已经比较困难,因为第一,这些人物已经完成了使命;第二,他们的年龄跨度不允许再写下去,所以要叙述另一个家族的故事。

《闯关东》在央视热播以来,辽沈观众一直非常关注,收视率居高不下。但在众人喝彩的同时却也发现,这戏讲得更多的是黑龙江的事,跟咱沈阳没啥关系。一些网友曾经质疑,当时处于东北首府地位的沈阳为啥在戏里没咋提。

三年前就开始和陈宝国商量这个故事,高满堂也表示这一次自己在故事里尝试了很多新的手法,他尝试给民国剧增加了不少情趣,选择以东北的酒文化切入,就给这个故事找到了一个闪光点。“以酒说事,以酒品人。这些以陈怀海为代表的东北汉子在故事中往来穿梭,构成了一幅民国时期东北地区的民俗画卷。”高满堂觉得,新剧的故事和情感都很浓烈,是因为自己寄予了不少情怀在其中,也认为“年轻观众需要了解父母的故事,了解爷爷,以及爷爷的爷爷。”

相关文章

Comment ()
评论是一种美德,说点什么吧,否则我会恨你的。。。